雾海不说话

再一次我短暂离开了这个城市,它在我出生前伟大,在我出生时开始落魄,终于在我将离开时展露了它的疲态,我喜欢这里一个北方的曾经的重工业小城,可是它衰老了,落魄了,无了生机了。


放假回家一星期多了,在家里无所事事,弟弟每天早起哭闹着不去医院睡梦中听到父母奶奶带着弟弟出发的声音。
睡醒起身打开笔记本登上QQ跟群友说“早”我却还没跟我妈说一声,今天妈妈跟我说想要买一个吸尘器左挑右选打算买一个特价300的但是爸爸又给否决了。
吃过饭,回到屋子打游戏,鼠标咔哒咔哒的狂按,摘下耳机听到父母教弟弟写字 弟弟很不听话也可能是太小。爸爸忽然但我屋子里趴一会脖子后面贴着膏药,他颈椎不好近几年又贪玩手机,咔哒咔哒我依旧玩着游戏偶尔看爸爸在看什么视频。突然听到妈妈教训弟弟的声音,很响父亲赶过去阻止,一会有听到二人哄弟弟的声音,我觉得爸妈癔症了,三岁的孩子哪里知道吃饭要规规矩矩,写字要把手放在纸上,晚上要按时睡觉,但正如大多数家长一样把孩子看成是小号只是他们多一个小号。不论怎样弟弟不哭了,然后有听到爸爸说买吸尘器的事说现在家里没什么钱,连过年的钱都不太够等老大开学又是一万块那一万块还不知道从哪来。
我不理解现在的社会,也可能是我还没真正踏入社会,我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在一个地方每年重复着种一种东西尽管他们都知道重复种一种东西时间长了收成不好,我不理解为什么前几年爸爸的行业已经是挤满了甚至有赔钱的还有人不断的加入。
刚才看了眼微信看到高中死党约我出去玩,当时我答应了现在我不想去了。
回想过去3年高中时光我发现我很幼稚,到了大专一样幼稚,为了报复爸爸尔自甘堕落,一次又一次的不听劝告。
我想做些什么,学点什么。哪怕只是把我肚子上的肥肉减下去为了让下学期到的路服能合身也好。
                                      ―――2018.1.24
                                               最近总是失眠可能是在学校养成的习惯

有时候错过火车也是件挺不错的坏事

可能怀旧和恋家是我骨子里的

运动会上偶然排到,你能相信这是中午手机拍的?